石中寻真意——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彭祖述

企业家频道 > 人物 来源:东亚企业家 作者:庄严 时间:2017-11-03 10:16:00 编辑:企业家频道
0

[导读]彭老自己总结说,从1990年至今,他只做了三件事,一件是花费了整整十年时间用82块奇珍异石微刻了整部《石头记》(即《红楼梦》),一件就是用又一个十年雕刻松花石百砚,最后一件是整理出由240余块松花石样板石组成的“松花石谱”。

特写1

刚开馆一个多月的彭祖述艺术馆就位于闹市之中。进入院子,视线所及的是一池碧荷锦鲤,闹中取静,颇富禅意。就在这座陈列着众多珍品松花石砚的艺术馆里,我们有幸见到了它最珍贵的“藏品”——彭祖述大师。已然85岁高龄的工艺大师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谈兴很浓,且全无架子,言词间丝毫没有艺术家的疏离感,让人不由得心生亲近。

在整整一上午的交谈中,彭老说了很多,有频见报端的斐然成就,也有不为人知的辛酸往事,老人的朴实无华,令我们感动非常。他对艺术的不懈追求,对艺术品的超然理解,对家乡的深厚情感,更令人充满敬意。

彭老自己总结说,从1990年至今,他只做了三件事,一件是花费了整整十年时间用82块奇珍异石微刻了整部《石头记》(即《红楼梦》),一件就是用又一个十年雕刻松花石百砚,最后一件是整理出由240余块松花石样板石组成的“松花石谱”。如果说这第一件事单纯地是出于自身的兴趣爱好,那么后两者则更多地被其赋予了“推广家乡松花石”的使命感。已过耄耋之年的他,为着这份使命,至今依然雕刀紧握。

特写2

 

十年之功·微刻《石头记》

彭老说自己青年时代看的第一本书是《家》,第二本就是《红楼梦》,这部著作对他影响巨大,是他的文艺启蒙,对红楼的喜爱之情一直贯穿着他整个的创作生涯。

作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彭老文化底蕴深厚,在很多领域都颇有建树,尤擅书法、篆刻、微刻、雕刻。加之退休前一直在文化部门工作,常年浸淫之下,其诗作也很具风格。这些扎实的功底无疑为他创作微刻《石头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说起创作这部巨制的初衷,彭老笑着说:“我是1992年退休的,一下子有了大把空闲的时间。我一辈子都爱好文艺,就想通过一个作品来检验一下自己的艺术成就。那到底做什么作品呢?我就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钟爱的《红楼梦》。”

微刻《石头记》,且不论工艺繁复,单就是搜集石材已经是一项不小的工作量。这部作品所用之石均为印石之上品,有昌化田黄石、巴林福黄石、昌化和巴林鸡血石、寿山芙蓉石、荔枝冻石及青田封门青石等,含近50多种印石名品,可谓汇集天下名石。为了搜集合适的石材,彭祖述和儿子彭沛的脚步遍布大江南北,整个过程辛劳非常,父子俩为了买石负债累累,为了筹措资金甚至还下海经商过一阵。“现在回想起那个过程真是很艰辛,但也很有收获,更重要的是在搜石买石的过程中我交到了一批圈中好友,这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这部集彭祖述十年之功的《石头记》,以《戚廖生序本石头记》为底本,每回一石,加上序言和后记,共82块,字数最多的石块高达11000多字,最少的也要3600多字,总计60余万字,每回除微刻文字外,又将每回的中心思想总括为图像,布刻在石之四周,坦述作者观点。整部石书将文学、绘画、书法、篆刻、微刻、雕刻等艺术融汇在一起,在国内尚属首创。

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石头记”,一经展出立刻引起轰动,此时名声大噪的彭祖述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婉拒了国家博物馆的收藏邀请,无偿地将心血之作献给了长春市政府,放置在长春世界雕塑公园内展出——这在彭祖述看来是理所应当的。“毕竟长春是我的根,我希望自己的心血能够留在家乡。”

在多项艺术专长中,彭老自述尤喜篆刻,他笑言自己的艺术风格是“东北风”,即粗犷大气,多求写意,但粗中有细,自有细腻动人之处。他坦言在艺术创作中,“天赋”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其次是文化底蕴。彭老觉得自己的艺术天赋来源于母亲,她老人家的巧手和朴素的审美观极大地影响了他日后的艺术创作。而让他备感欣慰的是,自己的第三子彭沛也继承了这种天赋,同为“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的儿子现如今已经是松花石砚的大师级人物,尤擅人物雕刻,作品屡获大奖。

谈到现下的艺术创作,彭老很有感触,以石刻为例,现下的作品要么太标新立异,缺乏大众性的审美基础,要么技法单一,缺乏新意和底蕴,不能与现代的审美志趣很好地结合起来。那么好作品的标准是什么?对此,彭老回答说,他至今依然记得当年国家博物馆馆长提出要收藏微刻《石头记》的三条理由,这也是他多年来坚持创作、教导弟子的三条准则——第一,工艺美术贵在创新;第二,将民族文化和现代工艺紧密融合;第三,作品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在这三点中,彭老尤其看重文化底蕴的积累,他和学生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多看点书”,他深知“腹有诗书气自华”,“工匠”和“艺术家”的区别也在于此。另外,他讲求多种艺术形式的融会贯通,单一的艺术表达形式往往过于单薄,不足以表达作品的深厚寓意,当然,这就对艺术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特写3

 

十年辛劳·松花石百砚

在完成微刻《石头记》之后,已经年逾古稀的彭老对家乡的松花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大概在2007年,他开始利用自己搜集的松花石雕刻成砚台,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又是一个十年辛苦不易,彭老完成了松花石百砚大型艺术作品。

在这八大系列、共计百余方的松花石砚的创作过程中,彭老对石材的理解愈发深刻,他一直强调要“因石施艺”,所以这百余方砚台中多取天工之美,雕刻技艺浑然天成,或古朴大气,或细腻圆润,更开创性地将微刻技艺运用其中,风格各异,令人赞叹。砚台背后的篆刻和诗作均出自彭老之手,或寥寥数语,或娓娓道来,自成一体,别有风骨。诸多感悟,也一并刻于石上,堪称集文化品位和精工技艺于大成者。

值得一提的是,在搜集松花石的过程中,有很多或感人至深或因缘巧合的故事,彭老笑言,自己得过便宜也吃过大亏,尝过人生百味,所以雕刀下的砚台才各有故事。

为了将家乡的“石文化”“砚文化”推广并发扬光大,彭祖述父子曾驱车一万多公里,辗转多地寻访四大名砚大师,了解我国砚文化的传承和制砚工艺,并与名师探讨松花石砚的优势、短板和可发挥的余地。“四大名砚历史悠久,各有特色,但用松花石制砚也有自己的优势,因为它色彩丰富,纹理多变,做成砚台非常有观赏性。当然,随着人们审美志趣的不断提高,传统的砚文化也要有所突破,在兼顾实用性的同时要提高可观性,器形花纹等也要做出改革。”彭老个人认为,“文玩砚”或许会是砚文化的发展方向之一。他从乾隆的一方把玩砚得到启发,觉得精致小巧的砚台具有易携带、易把玩、易收藏的特点,非常符合现代人的收藏需求。“由于器形变小,可供雕刻的余料不多,那就可以在砚盖上做文章,这样既保证了砚台自身的实用性,又提升了可观性,非常适合日常把玩。”

完成松花石百砚之余,彭老又在学生与同道友人的帮助下,以极大的毅力收集整理出一套“松花石石谱”,已具240多块,按颜色和纹理分门别类,可谓齐全,这对松花石的开采、科学利用和文化传承都具有重大意义。

今年7月刚刚开馆的彭祖述艺术馆陈列了彭老的松花石百砚珍品和这套珍贵的“石谱”,还有一些其学生的作品精选也在其中展出,每部作品都巧夺天工,极具艺术美感。而且这个场馆是完全公益性的,免费对公众开放,旨在向大众推广松花石砚文化。

艺术与商业,一直是硬币的两面,时而相悖,又休戚相关。彭老一直觉得,艺术品的美感和享受是无法物化的,多年来他也从来没有卖过一块石头,更没有为商业低过头。

但彭老一贯的原则最近有了动摇——因为完全公益,没有门票收入,除了一部分政府补贴外,艺术馆的日常开销都要其自行承担,这让老人感到了压力。尤其是在经历了自己的弟子因为无钱医治而因病离世的事情之后,心下大恸的彭老开始认真考虑艺术品的商业化。他觉得艺术需要商业化,但是绝对不能以商业化为目的;可以正常经营,但绝不能虚高抬价甚至肆意欺瞒。

针对现下的收藏热,彭老觉得大部分还是好事,他把收藏家分为三类,一是有一定艺术品位的上层人士,二是觉得艺术品对自己有帮助的商人,三是想传承文化的文化人,当然也有少部分鱼目混珠、只为逐利的人,但总体瑕不掩瑜。正是有收藏家的存在,好的艺术品才得以传承。

“回首沧桑若许年,春风秋雨冬雪寒。曾求入世运不遂,老来石上悟真禅。铁笔红楼镌新梦,须弥芥子撒人寰。痴心又喜松花砚,未负夕阳云锦天。”这是彭老在自己的松花石百砚收官之作“夕阳云锦砚”上的自题,也是他一生艺术追求的真实写照。

 耄耋之年,赤子之心。大巧若拙,至情至真。穷其一生,石中求意。矢志不渝,方得始终。彭老这样的人生,足可称得上功德圆满。(记者 庄严 摄影 宋铁彪)

您觉得这篇文章: 不错0 一般0
money

吉和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未经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发表,已经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
  •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电或来函与吉和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解决。联系方式:dongyayunying@163.com

看点新闻